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njin的博客

偶尔有些好东西的地方

 
 
 

日志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2014-08-22 13:54:02|  分类: 疏食遨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杨公阙位于梓潼文昌镇文昌路北段125号文昌花园楼盘工地内,这是2012年10月16日在下寻到它的那一刻它的位置及处境。
找到它可是不易,我从九块石下开始打听,又进入了鸡对鸭讲状态,没有人对“阙”是个什么东西有概念。停车在中和街西段沿西河(梓潼人好像把潼江称做西河?)的丁字口,街边花园里很多老者在下棋打扑克,凑上前去问了半天满头雾水滴败下阵来,沮丧间见我停车的望江茶楼街边摆了几把椅子两位30多岁的年轻人在喝茶,就凑过去搭讪询问杨公阙,没想到他们居然知道,讲了半天我记住了文昌路北段,记住了这条文昌路一直走下去就是G108国道,我可以就此离开梓潼去广元。一头扎进梓潼县城可真的万劫不复啊,转来转去,问来问去,从市民兄弟到警察叔叔……我终于找到了那片工地。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这张地图是我回来两年后找到的,上面恰恰有文昌花园,相信当年要想在地图上找到它还真有点奢侈?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1914年法国人维克多·色伽蓝和他的考察队在杨公阕旁的工作照。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1914年5月20日的杨公阕,树下似乎还有些阙的石构件。据考杨公阙也是子母阕,现仅存一母阙的阙体,阙顶和子阙均遗失,阙体风化严重,由仅剩的六块石头垒砌而成,占地面积约2平方米。 阙原在县城北门外约一公里的宏仁堰,民国时期修宏仁堰拆迁存于宏仁堰管委会即后来的梓潼广播局院内,1964年又移至城关镇七居委北四百米外北街西侧。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2012年10月16日我到达时的工地挖成这般摸样,我暗想可怜的杨公阙怕已经殁了吧?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工地上转来转去转到渣土堆后边,在一小片绿植中隐隐绰绰似有似无的就是杨公阕?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回来后,在卫星地图上我又找到了杨公阕,就是图中画了三角的位置,在文昌花园工地的西北角上一小片绿植掩映下……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钻进茂密的树丛终于见到了杨公阙。它像酷暑中消融的冰块没有了棱角蜷缩在角落里,说不定哪一刻就分崩离析不复存在了。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杨公阕铭文“蜀故侍中杨公之阙”旧照,没准又是那位法国诗人维克多·色伽蓝的作品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现在的“杨公阙”上只能看到“故”字还算清晰,“侍”的上半截“蜀”“公”的下半截隐约可辨,其它俱已湮没无存了。那个“侍”字类似双立人“彳”的偏旁倒可与旧照对应得上。

其实这里的“杨公”一共附会了三位古人:清·嘉庆《四川通志》认为是三国时期的杨修、清·冯云鹏《金石索》认为是蜀汉的杨戏、清·刘喜海《金石》认为是李雄僭汉之成汉的杨发。

但是杨修是陕西人不说还跟了曹魏的,清咸丰八年的《梓潼县志》也认为“杨修依曹魏不得称蜀”;而杨戏呢,清·陆增祥在《八琼室金石补记》中评价杨公阕拓片时认为杨戏官至梓潼太守、射声校尉,按碑记规矩无论他是否做过侍中阙上镌刻的都应该是官位较高的梓潼太守、射声校尉而不该是侍中;最后一个杨发,鲁迅1916年5月在北京琉璃厂富华阁淘到的一份杨公阕铭文拓片就被认定为拓自杨发阙。可是,杨发是李雄成汉时期的侍中,跟杨修一样是不能称“蜀侍中”滴。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和杨公阙来个近距离接触,这照片是拼接的。

北大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孙华指出:明代和明以前的资料记载在梓潼北门外的石阙只有“汉赵相国雍府君”阙,这个赵相国就是雍劝,梓潼豪门之后。其证据是宋代王象之著《舆地纪胜》中记载:梓潼有“东汉赵相国雍墓阙”“在梓潼县北二里,前有石阙、石麟。其文曰‘汉赵相国雍府君之墓’”;明代曹学俭在其《蜀中名胜记》中也有记载:“县东北有二石阙,其一题记 ‘汉赵相国雍府君之墓’”因此孙华认为所谓杨府君阙其实就是古籍记载之雍府君阙,并且连九块石都是老雍家祖茔的石阙。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从另一面看看杨公阙

自此,梓潼四阙之中三个有铭文的阙,细究起来所指阙主都不大靠谱,有专家认为它们都是宋代某人题写,也有的专家认为是清代某某好事者所为。一地之古迹被后人模仿古人笔意改镌新的铭文,一般是不会被地方贤达及知识界认同的,除非这处古迹的传承断档已久当时已无从考据。 这种情况在四川历史上只可能发生在明末清初。经历了“张献忠剿四川,杀得鸡犬不留”(郭沫若)、清军先与张献忠后与吴三桂的近三十年战争及随后的瘟疫,四川已经哀鸿遍野,虎狼日行。“蜀人受祸惨甚,死伤殆尽,千百不存一二”(虞集:《史氏程夫人墓志铭》),更有某县太爷带八人上任,一宿住下来被老虎吃了五个的故事!随后的“湖广填四川”使得四川环顾皆移民,对本地的文物古迹来由传承已无人知晓,四川的历史文化处在断片儿状态了,遂使竖子改铭成事。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倒在地上的是文保碑,自身都泥菩萨过江如何保护汉阙呢?我不大懂啊,这文保碑是承载有法律效应的吧?被如此践踏法律尊严何在?

汉阙之旅·梓潼杨公阙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回首掩没在工地渣土堆后的杨公阕不禁令人无限惆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面对着国内现存最早的人类地上建筑,比起那些重视自己本民族文物保护的国家我们的政府又在做些什么?!                                             

 

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在网上搜到了一条消息,它是梓潼县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和旅游局给予《癸巳秋梓潼行12:梓潼杨公阙》作者李戴及梓潼广大网民朋友的答覆,简言之:“县文管所已就《就地保护和异地搬迁等方案》研究论证,最终与文昌花园项目负责人就杨公阙的保护达成一致意见,初步方案为文物保持原状,待文昌花园小区的绿化草坪建成后,将石阙搬移至草坪内使之得到有效保护。目前小区建设还未完工,待工程竣工后,将按制订方案,将杨公阙整体搬移至绿化草坪内,最终达到文物保护和建设开发相得益彰的目的。” 也许现在杨公阙已经在最好的绿茵中得到了较好的安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