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njin的博客

偶尔有些好东西的地方

 
 
 

日志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2011-08-14 16:21:00|  分类: 伊人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接触了海达·莫理偱的《热河相册》,它记录了海达1934-1935年两次到承德旅程的所见所闻。这本相册中海达以她独有的严谨的构图;独到的视角;细腻的观察;娴熟的技巧;老道的用光;温婉的笔调;丰富的想象;欢快的情绪和女性的陈述方式向我传递着远在70多年前的信息。这一切都强烈的吸引了我。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青春海达

我的朋友赵玲女士曾构思出版这本相册,在初稿完成后不幸遇车祸身亡。我的朋友老熊、瞎溜达等为完成赵玲的遗愿接手这项工作。出于某种原因他们讨论了海达一些照片的拍摄地点和角度的推测,引起了我的兴趣。

在海达相册里有许多气势雄伟的外八庙地区的全景,拍摄这些照片需要以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气势爬山,对一位残障人士而言这是一项十分艰苦的工作。为此令我在欣赏之余又对海达平添了几分敬意,那些发黄的照片令我爱不释手。

在反复翻阅中有一幅普陀宗乘之庙的全景1201(哈佛燕京图书馆编号为186-183)引起我的疑虑:整座建筑群不但偏离在画面的右下角,甚至缺失了院落的一角?这使它在相册里显得很另类。见下图: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是专业摄影师,肯定不会在构图上犯这种低级错误。

相册中还有另一幅普陀宗乘之庙的全景,这就是几乎在同一角度上拍摄的1023(哈佛燕京图书馆编号为186-005,见下图),这才是海达的构图风格。那么上面这张1201是废片儿?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仔细翻阅下,我突然发现,若把这幅照片和它前后几幅联系起来看,似乎是一幅立足于避暑山庄虎皮宫墙脚下俯瞰狮子沟一线直到磬槌峰的全景图?这一线正好是海达此次承德之行的主要地区,那条被她戏称为“寺庙之旅”的全部路线。

难道海达当时就有创意尝试用拼图构建一幅气势恢宏的外八庙全景照片?仔细研究之后,海达的意图是明显的,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她最后没有完成这幅巨作?

连贯的六幅狮子沟风景图片:编号分别为1199、1200、1201、1202、1203、1204(哈佛燕京图书馆编号分别为186-181、186-182、186-183、186-184、186-185、186-186)。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当时使用的相机很可能就是她喜欢的那几架双镜头的录莱中的某一架,这种相机是6X6方形画幅。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晚年的海达和她的Rolleiflex

但是相册里这一组照片却只有编号1202(哈佛燕京图书馆编号为186-184)一张是正方形的,其它的似乎在洗印时都有裁剪。这肯定会给拼接带来误差和困难,但作为对海达当初拍摄这样一组片子意图的探讨以及为何后来她没有将其实施的推理还是足够用的了。于是我尝试着拼接这些画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首先我用手工拼接了1199(186-181)和1200(186-182),可以认为是近乎圆满的,海达不但在取景方面下了功夫甚至为拼接预留的重叠部分都做了考虑。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将1201(186-183)接上去的时候,由于视角变化使透视有些许变化,稍微困难了一点。但经过微量调整还是可以拼接出来的,只是一些细节部分出现了细小的“对不齐”,不过即便是在当时的条件下通过简单的“修版”完全可以解决。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当我试图把图1202(186-184)拼上去的时候出现了严重不吻合的情况,见上图。

当时不知是什么样的干扰使海达手中的相机严重偏离了全景摄影的中线,虽然从画面上看1202(186-184)是1201(186-183)的继续,但是却无法和1201(186-183)拼出完整的画面。也许正是这张捣乱的1202(186-184)彻底毁了海达当初的创意?我甚至能感受到当年暗房中的海达沉浸在深深遗憾中。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至此并未结束,我又试着将其后三张1202(186-184)、1203(186-185)、1204(186-186)做了拼接,见上图。

后三张的画面中心线基本一致,拼接后的画面展示了狮子沟东段直到磬槌峰的风貌。
试想当年若不是1202(186-184)之后出现了严重的画面中心线的偏差,让海达完成了她的创意,今天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一幅多么气势磅礴的巨作啊。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让我们放弃完整画面的追求将它们拼接在一起吧。从上图可以一窥当年若不是1202(186-184)及其后的两张画面中心线出现了偏移,一幅大于180度视角的全景画面将全面展示狮子沟的风景,也就是海达承德游的全部线路。(尽管画面的透视关系和真正的视觉空间有差距,这是因拼接画面采用了“散点透视”而非“焦点透视”造成而无法解决的)

目前的拼图前三幅自成一体,后三幅换了一个中心线也是自成一体。。。这两张拼图的画面被切成构图不完整也无表现主题看起来互不相关的两幅,这显然不是海达的构图风格和初衷。若果六幅连拼成功了,普陀宗乘之庙据中,构图上就符合她的风格了,画面完美地展现了狮子沟全景,整幅作品也就有了它的创作主题了!所以我判断在海达的原创意中这六幅画面应该是连成一幅的,至于为什么出现了偏差导致没有接成?现在无从确切知道。

我们不妨从上图入手略加分析。分别从左侧一组的上沿和右侧一组的下沿画线,如下图: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博客搬家】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徜若以左组为准,则右端的罄槌峰和离宫的围墙将可能取景受损;徜若以右端为准,则狮子沟和主体普陀宗乘之庙则被割裂。无论将就哪一组,都会使另一组取景困难。

我们基本可以确定海达是用她的Rolleiflex拍摄的《热河相册》,大部分Rolleiflex镜头焦距为80mm,视角约45度我们知道,海达的拍摄位置在离宫北墙外的山坡上,身后是宫墙,她不可能再后退,用这样的相机拍摄这组照片,无疑取景受到限制。

我们可以想象海达当年取舍之难,或许当时她为了解决这个困难,在拍摄186-184号照片时抬高了仰角,也或许她以为第186-183号照片已经完整地拍下了普陀宗乘之庙(很遗憾的少了很小的一个角)——要记住她用的是胶片机,不能象现在的数码机那样当场查验拍摄效果。又也或许当她拍完186-183号照片时正巧胶卷用罄,停下来换了一卷新胶卷从而改变了相机的仰角?历史上原因也许很简单,但现在我们无从确切知道。

假如她在第186-185、甚至186-186才抬高仰角,尽管拼接后仍有高低,却可以避免普陀宗乘之庙缺一小角的遗憾。可惜历史没有假如,这不仅是海达的遗憾,也是我们的遗憾。尽管遗憾,我们仍然感谢海达,感谢她为我们留下这幅珍贵的长卷。

斯文赫定1935年11月18日在北京称赞海达的作品“。。。简洁而有技巧,。。。其它照片也都很好,很难说清哪一张是最好的。海达小姐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若果当年海达将她的拼图完成了,那么这幅珍贵的长卷肯定就是最好的一张,不知道斯文赫定面对它时又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夸赞海达?

注:

l         本文所用承德照片均属于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热河相册》(Harvard-Yenching Library, http://hcl.harvard.edu/libraries/#hyl)

l         本文所用海达晚年照片属于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Australia, http://www.nla.gov.au/)



延伸阅读: 海达《热河相册》的一个发现 - 承德游记 - banjin的游记 | Yododo 游多多 http://www.yododo.com/area/blog/011A67A50AB60695FF8080811A64C1B4#ixzz1UzPKozvm
(本文转载自游多多旅行网)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