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njin的博客

偶尔有些好东西的地方

 
 
 

日志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2010-08-14 11:52:00|  分类: 疏食遨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垭口十二:业拉山垭口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怒江沟72拐”,正式的名称是:业拉山"Z"字型公路

业拉山垭口海拔4618米。从左贡到邦达在修路,夜间才放行,没辙只好在雨夜中拖泥带水的赶路,途中还要不断的下车搬石头垫道补桥。沿玉曲河而上105公里搞的疲惫不堪。半夜里终于到了丁字路口海拔4300米的邦达。这里是川藏南北线的汇合点,北达昌都南通八宿,东么就是我们来路的左贡。夜宿邦达一夜无话。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Google上面的卫星照片,咋样,和板四爷拍的比哪个更有人间气息?

邦达岔路口展示着各种警示牌提醒即将翻越怒江山急弯地区的司机要注意安全。转过邦达兵站巨大的停车场是大约13公里平整的柏油路,路的终点就是海拔4618米的业拉山垭口。川藏线上如雷贯耳的“怒江沟七十二拐”,就挂在对面的山腰上,也有人叫它“怒江九十九道弯”,可是身为老西藏的天心JJ却不屑的说:那都是游客演绎的。。。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像一篇悠扬的乐章? 

翻过业拉山就全都是砂石路了,一路蜿蜒下坡48公里就从海拔4800米急速降至2700米下降到怒江边,巨大的减速带横在路中,稍不注意就颠的乘客撞向顶棚。伴着尖叫和欢笑一路颠簸中我们终于下到了怒江峡谷,嘎玛沟里平坦的柏油路的一端出现了怒江大桥雄壮的身影。板四爷赶忙停车在路旁采集了一束野花。。。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怒江天险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嘎玛沟怒江大桥,万夫莫开之势。

说来话长,转贴一段瞎溜达DX在出发前写给板四爷的故事:

看见你说“此行对我来说是实现一个梦想,我要做些案头准备,免得一路狂奔,满脑空空,到后来只剩个酒后吹牛的资本……”有些感触,写给你: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概是1968年吧,决定从内地送第一批女兵进西藏,人数大约是两百名。这批女兵不是调防,是现招的新兵,其中很多人是希望到西藏改变自己命运的可以教育好子女。 

她们当中有一个是我的同学,名叫杨荔子。杨荔子曾经有些不可一世,因为她自己有才华,也因为她父亲是中共的著名理论家;后来她父亲被打倒了,她又很有些惶惶不可终日……她到了拉萨,然后继续向前走,驻防在一个你这次大概不会去的,名叫亚东的地方当通讯兵。有一天,广播里传来了“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传达“最新指示”是不能过夜的,她冒着大雪走向既没有收音机也没有电话的偏远哨所。夜很黑,路也很难走,她滑进了路旁的深沟……等到终于有人发现她的时候,因为已经完全冻硬了,尸体保存得非常好,雕塑一样的杨荔子抬头望着上方的公路,手中高举着一本《毛主席语录》。因为是事故,部队并没有给她请功,但是表扬了她临终仍旧忠于毛主席的表现。至少我们这些人知道这是部队的孙子们在放屁,我们认识她,我们知道她绝对没有这种忠诚,也不至于如此混蛋——我们的杨荔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那个小红本子举起来,大概还在不停挥动着,是希望有人能够发现她,希望有人能够注意到漫天皆白中的这个小红点。 

她们当中还有一个名叫项丝妹的女孩子,但她并不是我的同学。项丝妹在西藏的命运好一些,一直服役到复员,服役期间还有了男朋友。复员了,她想和男朋友一起回上海上海是她男朋友的老家。领导不批准,根据复员战士后送规定,她的男朋友从川藏线回上海,她却必须从青藏线到北京——到了北京再去哪儿,你随便。项丝妹到了北京,在北京等着她的却是噩耗,她的男朋友在八宿遇到了塌方,人被砸进了怒江,没有找到尸体。项丝妹赶到上海,她男朋友的家人却以为这个匆匆而至的黑姑娘别有企图,将她拒之门外。她熬够了,她绝望了,项丝妹跳进了黄浦江……她在最后一天的日记里写的是“千条江河归大海,我们在碧蓝的波涛中相见”。 

十年前,一九九四年的夏天,我站在喧嚣的怒江边,把一束野花投向深深的谷底。风很大,花束还没有落进水里就被吹散了,纷纷扬扬的花朵升了起来,其中飘得最高最远,最后脱离了我视线的是夹在花束中的小纸条,条子上只有一句话——杨荔子和项丝妹,有人看你们来了。 

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总算有人不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进藏了,总算有人要开自己的车进藏了——如果杨荔子和项丝妹听到了你的这个消息,她们一定会高兴。

对啦,今天板四爷要抛花怒江,替瞎溜达也为自己祭奠那遥远年代的女兵!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盛开的野花,迟来的祭奠 

怒江桥的守备非常严,板四爷停车在桥上,还没等下车,就见桥头的警卫持枪跑了过来,虽然听不见他在喊什么,大概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没辙,只好过桥穿隧道来到陡峭的江边,也好,当年瞎溜达一定也是在这里祭奠的,因为实在没有别的立脚点啊。“杨荔子,项丝妹我替桑先生看你们来了!”时隔整十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情景“我站在喧嚣的怒江边,把一束野花投向深深的谷底。风很大,花束还没有落进水里就被吹散了。。。”

梦萦垭口(十二) 业拉山垭口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抛花祭女兵处俯瞰怒江天险。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