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njin的博客

偶尔有些好东西的地方

 
 
 

日志

 
 

雪乡历险记  

2010-04-04 19:28:00|  分类: 疏食遨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2月26号-2009年3月1号俺和AA、GHTT、NSTK 、MH等4位影友一同游览了雪乡雾凇岛。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旅途,但也有些惊心动魄处,记录下来。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鞍山雪乡传统上的三条路,我们选的是红色的路线,是不是近便些? 

早年在雪乡听老乡说过:三月份的雪那才叫才恰到好处,一直憋着三月份去趟雪乡。毕竟多年没去过雪乡了,行前不免上网作作功课。一查之下得知近年来另一个叫东升的林场也开始火起来,它以穿越到雪乡的起点开始名声鹊起,后来因雪乡商业化日益严重,真的“驴”们便更青睐推崇东升的天然古朴。于是我们的行程定为:雪乡-东升。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吉林之后经乌拉街去雪乡的路线 

开的是MHmm的CRV,计划走鞍山-长春-吉林-舒兰-山河-奋斗-东方红林场跨越张广才岭那条近便许多的路线。上车伊始AA就掏出了从他店里“借来”的“电子狗”,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这MH的车为了防止老公吸烟,把个点烟器给拆了线,高速上只好用“人工电子狗”监视摄像头,谁知道在辽宁吉林交界处还是被JCSS拦住,罚了200元,给了一张CRV风驰电掣的照片。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乡在望
 
余下的路程还算顺利,下午4点多钟我们一行顺利到达了雪乡。果不其然,3月雪是要敦厚的多,没有大假,人也不算多,于是大家背上摄影包分赴四处各自为战去了。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三月雪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蘑菇

第二天房东为我们约了雪地车,起早去爬羊草山。羊草山在雪乡的先进沟底,海拔1235米,翻过它就是东升林场。大清早雪地车就在路口等我们了,可是MHmm迟迟不出闺房,没办法么,女人就是迟到的理由。直到司机不断的嘟囔:晚了晚了,今天怕是看不到日出了。。。MH才姗姗登车。上山途中,不断有雪地摩托、雪地车下山来,呼哨而过时都能送来一句:咋才上来?!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乡踏雪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羊草山日出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当我们连滚带爬下了雪地车,举目东望,太阳公公今天似乎也是迟到了,刚好爬上山梁,还好,虽然错过了喷薄欲出,总算赶上了照亮大地。大家兴奋地在雪地里奔跑,各自寻找中意的角度,接下来就是一片“咔嚓”声。下山的途中,大家一致决定不坐雪地车了,沿途拍照走回雪乡去。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走不动了,雪太深 

午饭前,房东接到一个电话,一对北京小夫妻自东升穿越而来,要房东去沟口接一下。可能不光是引路,还有票务方面的事情要房东出一下面。俺自告奋勇开车送房东大嫂去接这对穿越的勇士,顺便也想看看穿越的路线。那里和先进沟不是同一条路,穿过雪乡唯一的“街”一直向东,出了屯子是一条布满了雪地车履带印痕的宽阔“雪路”。接了那对小夫妇之后,麻烦来了:俺在宽阔的“雪路”上调头,突然觉得车头偏向一方侧滑下去,停住车一看才知道陷车了。原来在那条宽阔的“雪路”上,雪地车履带碾痕下面并不都是硬实的路面,下面只有一条并不宽的土路,俺已经滑到路基下面去了。CRV本不是辆硬派越野车,这时它蹲在雪坑里气喘吁吁就是爬不上来了。房东打电话喊来了早晨送我们的那辆曾经是拖木材的雪地拖拉机,只见它身后扬着漫天的雪雾,从另外一条路上横着越过野地里一米多深的积雪来到我们面前,根本不用走“路”。这一瞬间俺明白了,这里是它的天下,漫说CRV,就是硬派越野的代表-陆虎,要是敢跟在它后面撵着它的履带印痕走它刚走过的路,顷刻之间也得变成“死虎”!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送我们上羊草山河救我出雪窝的改装成雪地车的拖拉机 

拖车后,俺见老板娘塞给那司机一张红色的老头票。上了车,老板娘讲起这些年雪乡的变化:都被那些牡丹江、海林来的和“官儿”有关系的人“承包了”,花十几万改装了车,要不打点好了,还不让你上路。。。“车主也不容易”!下了车,俺也学老板娘的样子把一张红色的老头票塞进她手中“大家都不容易”!

这就算“历险记”?!切!莫急么,历险还没开始呢。
 
玩了两天,我们踏上了归途。大家的收获都颇丰,兴高采烈。一早上路,天儿好心情就好,商量了折去东升,再看看未被“孔方兄”践踏过的“原滋原味”的雪乡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途中 
过了东方红,有一个岔道口有标牌指示东升的路。开始还好,走着走着路越来越窄,深深的车辙是大型货车压出来的,CRV只能骑在两个车辙的里沿儿那倾斜的坡上走,就像是骑在铁轨上,稍不留意就会滑下去。跨着车辙走?路太窄,怕一不小心滑出路面,呵呵,两旁可都有数米深啊,那甭说是去东升,回家都难了。最困难的是错车,要找到一块稍宽的路面,爬上巨滑的车辙,骑在路肩上停下来放一方通过。俺开着车,一开始很是紧张,AA也不断滴说:慢、慢点。车速在40公里左右,打这滑出溜行进在林海雪原。过了一个防火站,电话联系了东升的房东,说是还有30公里,算下来一个小时该能到了,话题也转向了东升,俺也觉得适应了这种路面,随着车里的音响哼着。。。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很惬意。突然,车子猛地一滑,滑出了车辙,俺赶紧刹车,ABS作用下的刹车踏板震动着,车就是挺不下来,眼前一片树枝闪过,车终于倾斜着停下来了。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快下车!”随着俺一声喊,四门大开,从副驾座上跳下车的MHmm摔了一个仰八叉,其它人也都在努力平衡着自己,保持不要摔跤。俺这一面车门打开,脚下已经是路肩的斜坡,待俺爬上路面绕车一周,只见车的右前保险杠被几棵水杯口粗的树毛子抵住,左侧裙边抵在一个脸盆粗的树桩上,那CRV优美地翘起右后轮,像煞一只狗狗在留记号!大家分析了一下,觉得没有自救的可能。这时NSTK已经报告,手机没有信号!顺着路望过去两边不见人家,也没有车路过,简短的商量了一下,决定俺和GHTT徒步回那个防火站联系救援车辆,其它三人原地等待,同时向各个方向走,试探啥地方能有手机信号,车主MH向保险公司报险,AA和NSTK向110或者122求援。。。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俺和GHTT走出约一公里,就见路边有两处车辆滑下路基的痕迹。都是在大地里一米多深的雪原上掘出一条“雪路”直到公路的一个转弯处路基平缓了再爬上路面的,那个工程量让人咋舌!突然,GHTT的电话响起,原来是留守的三位打通了东升房东的电话,她答应求一辆车过来拖我们,目前正在去装载“炉灰渣子”的路上,一来可以垫道,二来重车才能在溜滑的路面上拖车,要我们等待。

我们回到事故现场时AA又联系到一辆路过的小面,带他去前方数公里的村庄求援去了。MH正在走着转着找手机信号联系保险公司。NSTK介绍了给110电话的结果:此地归属地的警务站离这里110公里,无法派车救援,要我们联系当地车辆人员自救。那保险公司无比啰嗦,电话又转到他们的北京总部,要求说明的很多东西我们说不清楚,比如:目前车辆能否行驶?在信号时有时无的情况下,几次通断,终于是那为坐在北京暖气房里的MM了解到我们身处林海雪原之中,车子不能动,我们无从知道它老人家还能否行驶。。。最后她说:会联系你们当地的保险公司,给你们一个解决的办法。当地的保险公司的解决办法就是一再叮咛:要当地交警,没有交警要当地派出所出个事故证明。。。祝你们好运!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好运来了。先是一辆路过的货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几位小媳妇,非常麻利地用斧子砍了一些树枝,垫到被CRV堵住的路面另一侧的路肩上,开出一条可以让货车勉强通过的临时通道,让过一辆大吉普。车上下来几位一看就是领导的人物,开初准备人工拖车,可是脚下太滑,根本使不上劲。就在这时,AA 求援来的一辆“小四轮”也赶到了,可是由于路面太滑,根本起不了步。这时录的两侧已经堵了有五六辆车了,那几位领导对在场的司机们说:能帮忙的都别看着,我们一辆拉砖的车马上到,让他帮着拖出来!说完一挥手:我们先走!他们的那个胖胖的小司机一听,拔腿就往他的吉普跑,到车边没停住咵岔一个仰八叉,引起一片哄堂大笑。。。这路面是真滑啊!

拉砖的车来了,是那种林区拖木头的车改装的,六轮驱动加满满一车斗子的红砖,嗯,今天能不能脱险就靠它老人家了。大家七手八脚帮忙栓钢丝绳,俺钻进CRV去控制方向,那段树桩子抵着CRV的底围子呢,要是斜拉横拽,没准车是出来了,底盘上的零碎儿就都留在那嘎达了,那俺们可是哪哪儿都去不了啦。

开始拖车了,由于角度不对,车只是向左侧倾斜并没有想出来的意思。MH怕翻车,不断的拍着车窗要我下车:车坏了没关系,人不能伤!这mm还真是大气,可是在这种地方,车要是不能动了,人的麻烦可就大了,俺还是不能下车。拖车的人们在CRV后面的树上栓了个滑轮,改变了拽的方向,这回好了,车不倾斜了,只是拖到一半儿,突然停了。那司机搓着三根手指头冲着俺喊:谁是车主?哈哈哈,要钱啊?哪能不给钱呢!AA和GHTT立即上去塞给了他。后来听说给了拖车司机伍百还给了那位“小四轮”一百。

拖是拖出来了,可是我们的车头是朝向了回家的方向。在窄且滑的路面上如何调头呢?AA说:不去了,我们回吧。他去求援时听屯子里人说前面的路更差。

于是我们就打道回府了。路上大家讨论了事故原因,认为还是车速过快,没咬住车辙滑出车辙后刹不住车造成的。

由于没去东升,我们的时间有余,途中我们又去了雾凇岛,还是住在胡丽梅家。老朋友见面自有一翻亲热。二天上岛还真遇见了雾凇,老乡亲们都说过了正月十五就没了雾凇,俺们的运气真不错。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雪乡历险记 - banjin - banjin的博客
 
 

这次遇险,五位驴友各司其责,齐心合力没有埋怨,随遇而安没有抱怨,大家一致认为是我们是一个“最佳组合”。这也应了那一句:旅途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好旅伴。是哪位子曰过的就不甚了了啦,未经考证不便杜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