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anjin的博客

偶尔有些好东西的地方

 
 
 

日志

 
 

板四爷和鸡爪(zua)子 【博客搬家】  

2010-03-24 12:45:00|  分类: 笑熬浆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真的不同了连鸡爪(zua)子都改名叫凤爪(zhao)了”…板四爷愤愤。起因是小板春节回家,一家银多次去“早茶”每次这Y头都要点一笼凤爪,并啃的很不淑女!都是叫广东佬教坏了的,这东西早年间在东北只能在垃圾箱里见到。。。也甭管当时有多困难。

       说起来是啥时候东北银开始吃它呢?具体也想不清楚。。。只是七五年地震之后,板四爷没少吃这劳什子都吃伤了,整的现在从来不想吃这东西。。。

       那一阵儿板四爷兜里时不时有俩小钱儿,咋来的?组织青年突击队轮流住厂恢复生产么。M远新同学来厂视察时表了个态,厂里就借机给突击队员发点补助费。大约每周有那么个五块六块的。这俩钱儿,大事干不了正好酒友刘某每周也有这么多,于是“自愿结合”成“一傍一,一对喝”每周六进城去把它喝了。

       那时候,酒比较金贵,所以饭馆是要“买酒带菜”,就是后来命名为“捆绑销售”的那种。。。既然要捆绑就肯定是捆绑些不好卖的东西,是什么?就是鸡爪(zua)子么。咋个带法呢?二两酒带一盘鸡爪子配花生米。板四爷他们每次是俩人一瓶酒外带五盘儿鸡爪子配花生米,这就叫“定式”?

        话说有一回,板四爷他们又去了当时市里最火的“新风餐厅”在地当央儿搞到一张小桌,来了一个“定式”开喝。对面桌的一个家伙披着件军大衣,还时不时的在本来已经很挤的店堂里“串桌趟子”那两根袖子拨拨楞楞的在人脑袋上蹭,很讨厌。板四爷直楞着眼说:“这袖子你要是不穿上干吗不披件斗蓬?还给国家省点棉布?”刘某接茬说:“就像夏伯阳?”“就是就是,还帅!”俩人的酒嗑自然而然就扯到如果时下那么多喜欢披着件军大衣的银都改成披着件斗蓬全国能省多少布和棉花。。。

       哗啦啦,有碗碟落地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人声鼎沸,店堂里一阵骚动有人在推搡争吵。很快就波及了板四爷他们这一桌,被挤的连人带桌滑向军大衣那桌。。。。原来邻桌的一伙儿为斗酒说潮了打起来了。为了防止被撞着或者压着板四爷他们站起来护着自己的桌子。突然一件军大衣在眼前闪过,凭直觉板四爷知道披军大衣那家伙扑过去了。随着一阵呵斥两伙人扭做一团。“你看!”随着刘某手指的方向板四爷看见一只枪在人头上飞舞,那是只五四式手枪,说实在的,武斗结束这么多年了,还是头回见哦!原来是那军大衣在挥舞着这只枪,用枪口敲着一个人的额头,被敲的头上明显的起了包,人也安静了。回过头,军大衣又用枪不断的DUI他身后的那人,DUI一下枪栓就随着哗啦一响,“那枪要悬!” 板四爷隔着桌子按着刘某的头一同坐下了。说时迟那时快,“啪”的一声震耳欲聋,“枪响了?!” 板四爷惊慌失措地从桌面上抬起头,目光正和对面墙边上的一个人的目光对上,那人奇怪的笑着,笑的那么僵。他咋那么怪?椅子的俩前腿儿悬空着,整个人的重心向后靠在椅子背儿上,椅子支在墙上。。。随着椅子向前慢慢的滑,那人好像要躺下似的。。。不对!一股鲜血从眉心淌下来,顺着鼻子流向嘴角。。。“打S人啦!”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店堂里立刻就静的糁人!“喝酒”刘某举着酒杯对板四爷说。“这家伙还真镇静” 板四爷脑际闪过这么一句,“咱得把酒喝完。。。”随着刘某的补充轰然一响,那被枪击中的人终于倒下了。。。

        板四爷发僵的脑袋里胡乱的转着“说的对,咱们的酒才开始喝,不能剩下哦”。店里有人跳上饭桌在高声喊:“都不要乱动,保护现场!” 板四爷瞟了一眼,那不是别人,是同校一位同学的哥哥,他原来是武斗名将,他们哥四个都是“顶天立地”军团的干将,“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银哦” 板四爷在心里嘀咕着。

         “他啥时候也回城了呢?” 俩人的酒嗑就又扯到他身上去了。。。也许喝了好一会儿,也许就是一小会儿,一个声音在板四爷耳边很客气的说:“二位抓点紧?”“为什么?”“我们这里出了点事儿。。。”“什么事儿?”板四爷把头从酒桌上抬起来,环顾店堂发现已经没了酒客,沿街的玻璃窗上排满了挤扁的鼻子,天色已晚,从灯火通明的店堂里看出去甚至看不清那些鼻子是属于哪张脸。。。还没等板四爷把头转向出事的方向,一双大手就把他的头转回来对着自己的酒桌。“没什么大事,不过请二位配合一下,加快点速度?”客气且坚决不容置疑。“那。。。干了?”“干!”最后一口酒就咕咚一声下去了。。。“好,谢谢!”“那。。。咱的拼盘。。。” 板四爷听见刘某说。“包走!”话音刚落一叠儿包冰棍儿的蜡纸就铺在了桌上。五盘拼盘里面的花生米早就没了,剩的都是些鸡爪(zua)子。包了两包,板四爷他们每人捧了一包,在数名警察的簇拥下被请出了“新风餐厅”。打那以后板四爷拒绝吃鸡爪(zua)子,哪怕它已经升级为凤爪(zhao)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